网站首页 >> 新书推荐
新书推荐

【第三期】橡树湾/曹文轩美文名师导读

发布时间:2016-10-08 作者: 来源:

橡树湾/曹文轩美文名师导读

  • 定价: ¥20 元
  • ISBN:9787534292514
  • 开 本:18开平装

导语

    如果生活是一片故事的海洋,那么写故事的人就是“采”浪者,而看故事的人呢?哈,不就成了“数”浪的人吗? 
    曹文轩先生为我们采撷了几朵生活的小浪花,在故事中,也许你只感悟到一点点寻常中的不凡,但是我相信他的故事,一定能点燃你阅读的热情,装点你心灵的空间。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著的《橡树湾》介绍:厄运中的相扶、困境中的相助、 
    孤独中的理解、冷漠中的脉脉温馨和殷殷情爱…… 
    感动我们的是道义的力量、情感的力量、 
    智慧的力量和美感的力量,而这一切与日月同在。

内容提要

    这本《橡树湾》精选著名作家曹文轩的长篇幻想小说《大王书》的精彩章节为主干,配以若干散文和短篇小说,构成三个单元,由具有影响力的中小学语文一线名师进行赏析和阅读指导,并附相关作品的班级读书会或专题读书活动设计,在名家名作与小学生之间架设一条桥梁,实现阅读教育的人文熏陶和审美教育功能。

作者简介

    曹文轩,1954年1月生于江苏盐城。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协副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文学作品集有《忧郁的田园》、《红葫芦》、《追随永恒》、《甜橙树》等。长篇小说有《山羊不吃天堂草》、《草房子》、《红瓦》、《根鸟》、《细米》、《青铜葵花》、《天瓢》、《大王书》、《我的儿子皮卡》等。主要学术著作有《中国80年代文学现象研究》、《第二世界——对文学艺术的哲学解释》、《20世纪末中国文学现象研究》、《小说门》等。2010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曹文轩文集》(14卷)。 
    《红瓦》、《草房子》、《根鸟》、《细米》、《天瓢》、《青铜葵花》以及一些短篇小说分别翻译为英、法、德、日、韩等文字。获省部级学术奖、文学奖四十馀种,其中有国际安徒生提名奖、中国安徒生奖、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中国图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宋庆龄文学金奖、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金鸡奖最佳编剧奖、中国电影华表奖、德黑兰国际电影节「金蝴蝶」奖、北京市文学艺术奖等奖项。

目录

一  短篇小说
  单元导读
  风哥哥
  枪魅
  马戏团
  蔷薇谷
  《风哥哥》班级读书会教学设计
二  长篇小说
  单元导读
  歌王
  橡树湾
  《歌王》班级读书会教学设计
三  散文
  单元导读
  荷
  群乞
  影子
  猪
  因水而生
  《因水而生》班级读书会教学设计
后记

前言

    也许是天意,这些年我于不知不觉之中参与了中小学的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的事业,说“深度介入”,大概也不算过分。与中小学语文教学和作文教学有着密切联系的大学老师屈指可数,而我是其中一个。天意即美意。这些年,我沉浸于其中,乐此不疲。我觉得我在事业上有了一种新的方向,而这个方向是我愿意去的。这一事业,很切合我的心情,而我以前所掌握的知识——这些知识本不是用在此处的,但现在发现,它们用在此处非常给力,其效果出人意料,我有终于找到一个可用武之地的感觉。无论是参加各种各样的语文教材、语文读本的编写,还是参与各种各样的语文教学、作文教学的研讨与讲座,也无论是参与“新课标”的审议,还是听中小学语文老师的讲课而后由我来评课,都觉得这个地方本就是我要来的一个地方。在这个地方,我发现一切都变得实在起来,一切都变得很有价值。我很为我涉足这个领域而感精神上的满足,而感全身心的快乐。
    天长日久,我结识了这个领域的一些精英分子——我将结识他们看成是我人生的一大幸事。“曹文轩美文名师导读”,是我们之间的一次合作,我为能有这样的合作而在心中对他们充满感激。
    这些年,全国各地的中小学语文老师纷纷用我的作品作为各种名目语文教学的文本,还有一些学校的老师将我的作品改编为剧本让孩子演出。近两年,我出席有关他们的各种各样的会议,往往都要对他们说同样的话:“《草房子》已三百次印刷,晚于《草房子》六年出版的《青铜葵花》,也已接近两百次印刷,我的其他几乎所有作品都有很大的发行量,这些书究竟哪里去了,被孩子们买去了,可是,是谁让他们买去的呢?是你们——中小学的语文老师们。你们对于我而言,是有恩之人。我愿意在你们需要我的时候出现在你们面前。”我深知,受到中小学语文老师们青睐的作家作品并不很多。他们有他们的标准,他们有他们的眼光。他们的选择甚至是苛刻的。他们会用课堂去检验他们所选择的作品。这是一种最令人信服的检验。我为我的作品能被他们和他们的听众们认可而感到自豪。当我一次又一次听他们向孩子讲解我的作品而孩子们总有非常热烈的反应时,我总有被奖赏的感觉。我很在意他们的认可,甚至超出我在意一项文学奖励。现在,他们又一次选择了我。“曹文轩美文名师导读”系列,无疑是我众多著作中非常珍贵的著作。准确地说,这是他们的著作。我是被解读的。我的文字还是那些文字,但经他们解读之后,这些文字却焕发了又一次青春。是他们成全了我的文字。他们是海峡两岸顶级的语文教育与语文教学的名师。被他们解读,是一种荣耀,一种幸福。
    一年中,我可能要听许多堂他们的语文观摩课。我曾经说过,听他们的课,你才懂得什么叫“讲课的艺术”。那些课非常考究,非常精致。我是一个从事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的人,我本以为,我们这些专业出身的人就是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的全部。但我在他们的课堂上发现:在中小学,有着另一支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的队伍。而他们的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是另一种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这种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甚至不只是对我们所从事的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的补充,而且还是一种矫正。 
    当我们的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往往只是拿文本说事,心思并不在文本而在涌动于心头的理论上时,他们的目光却由始至终落在文本之上。他们的话题来自于文本,目的只有一个:解读文本。无论纵横,无论大小,说的就是文本。这样的解读,也许是最切近文本的。他们的解读,部分话题是与我们行当里的话题重叠的,但也有许多话题是他们独特的。作为语文老师,他们常常更喜欢从语文的角度去解读文本。他们会对文本的修辞、篇章结构、字词运用更感兴趣。细读,几乎是他们的阅读习惯,而这个习惯是因为他们的职业养成的。他们不是文学批评家,他们只是扮演一个弓l导读者如何欣赏作品的角色。他们犹如一个解说员面对一件艺术品,不住地向那些观众指点着这艺术品的种种妙处。还有,在解读文学作品,特别是解读儿童文学作品时,我们两者不同的是,我们心中只有那些文学的问题,而他们心目中却始终有个阅读对象——这个阅读对象便是孩子。他们无论说什么,都是说给孩子听的。这就自然形成了他们特有的解读作品的文体。贴近,言语虽浅,而含义不让那些深奥的语词,循循善诱,平易近人,很亲切。所有这些特点,在这套书中都有体现。 
    我喜欢这样被解读。 
    谢谢他们,谢谢出版这套书的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 
    曹文轩 
    2016年1月20日于北京大学蓝旗营住宅

后记

    到写《后记》的时候,也就离这本书与少年读者见面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本名为《橡树湾》的书,是曹文轩长篇小说《大王书》的节选,以及一些短篇小说、散文的精选集。既然作为选集,或许就不能看到更多的内容,但却可以看到最为精髓的内容。
    “三年又三年”——我和另外几位导读本的老师时常这样说。我已经记不起到底是哪天接到这样的安排来写这本导读的书了,只是依稀记得曾经的一段时间,几乎将曹文轩先生当时的所有作品都阅读了一遍,曾经固执般“自我闭关”七天书写每个部分的导读,当我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那年的“国庆黄金假期”也结束了。记不清了那是哪一年,只是觉得是比较早的时间了。会不会对于曹文轩先生作品的感知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所改变呢7编辑也希望我再仔细审视当时写就的导读,看是否符合现在的想法。可当我再次打开文稿,再次品味,却发现对于这些作品,感觉仍然是一样的!是我对于文学作品的感知力随着岁月的推移没有增长,还是这样的作品就是只能如此?我想,或许都有些吧,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也许就是“经典的魅力”吧!作为经典,是不会随着岁月的推移而产生较大的变化的!我想,曹文轩先生的作品之所以会有如此之魅力,即便读者不断地更新换代着,却始终保持着“新鲜”的味道,给不同的读者产生着同样的影响,让不同年龄阶段甚至有较大年龄跨度的读者群在其人生同一个阶段时都产生同样的喜欢,这就是曹文轩先生的作品可以称为“经典”的原因之一吧。
    我看过很多不同的幻想小说,也曾经“追逐”过不同的网络“穿越”类小说,甚至在某个角度,我可以算是这类小说最早的一批读者,我也研究过不少幻想小说,上过这样类型的班级读书会的课,也启发过不少孩子去创作幻想小说,我的学生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少年作家。可我仍然觉得曹文轩先生的这套《大王书》是真正的经典!不仅仅是内容的玄幻,更主要是让我们看到了他一贯凄美语境之外的天马行空。
    我总觉得自己是没有资格,也不能很好解读曹文轩先生的作品的。我也觉得不能让我的文字过多地影响小读者的阅读视角,我总是会在每部分的导读结束时留下那么一点点地方给读这本书的孩子。因为这本书,其实已经不再是曹文轩先生的书,也不再是我的导读本,其实它就是你自己的书!你也可以像我一样,将自己阅读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写一写、画一画,让这本书真正成为自己的书。
    这本书,感谢的人很多:感谢曹文轩先生同意我如此“解构”。但最重要的其实是感谢读者你,你能允许我絮絮叨叨了这么多话,更感谢你还有兴趣来看这篇《后记》。
    李祖文
    2016年2月1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秋牵着两条狗在校园里很悠闲地走着。她一会儿走到荷塘边,一会儿走到红瓦房与黑瓦房之间的校报下。当她走过我们教室门口时,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向外张望。她走开了,我们还会不时地瞟着门外。当她牵着狗走向小镇时,会把我们的目光牵得很远很远。秋太特别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孩子,也从未想象过天底下会有这样的女孩子。
    一个穿着白裙、牵着两条狗的优雅女孩——这个形象后来成了三叉河中学全体学生的永恒记忆。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这个形象会在各自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虽然像夏日之流萤,但却总会在某个时刻闪现。多少年后,当我们偶然相聚,忆起那段岁月时,我们中总会有一个人间:“还记得那个秋吗?”这个时候,我们还会顺便说到谢百三。
    马戏团的演出是在第二天晚上进行的。
    秩序空前地坏。人多得仿佛是从地里“呼啦”一下长出来的,把三叉河中学的操场挤得满满当当,眼见着就要像一盆水溢了出来。后面的人如果是个头长得短了些的,根本就看不到台子。他们不甘心,就推出一个勇于出头露面的人来领喊,他们合力相应。领喊的那位伸开双臂,然后像往下摁住什么东西似的将双臂按下:“前面的——”众人跟着:“坐——下——”就这么不停地喊。似乎有些效果,前面的脑袋如同沉水似的一颗颗矮了下去。他们有的坐下了,有的跪下了,有的暂时蹲下了:因为后面的叫喊声实在太有威力。偶尔一颗脑袋还出人头地地竖着,就会有骂声:“那颗骷髅是谁的?屈下去!”如果那人再不“屈下去”,就会招来泥块或破鞋的袭击。
    当前面的人要坐下去时,就要比站着时多占空间,于是,前面的人群仿佛水泡的干馒头,一下子膨胀开来,汹涌澎湃地向后面扩张。后面的人被冲得坚持不住了,就自然形成另一股浪潮,反压过来。两股浪潮之间的人受着最大的压力,坚持不住的就会哭喊起来:“救命哪!”这种骚动一直持续着,使马戏团的演出根本不可能进行。
    马戏团的团长站在台口焦急地望着这一刻也不安宁的混乱人群。
    秋在后台口张望着,手中的小狗冲着人群“汪汪”叫唤。台下许多人叫起来:“狗!狗!”台下更乱了。秋见了,立即牵着狗消失在了台后。
    前面坐下的人受不住冲击,又纷纷站了起来,并且报复性地向后挤去。但立即遭到反扑,后面的浪潮排山倒海般地压过来,把他们一直挤到台口。那台是高筑的土台,海堤一般挡住了这片人潮。但当后面的浪潮再一次凶猛地涌泻而来时,最前面的人就真像遇到阻挡而奋激的浪潮一样,有四五十个人被挤到了台上。他们一下获得了宽松,在台上喘息着。因为是在台上,又在众目睽睽之下,其中许多人显得很尴尬,怯生生的。有几个从未登过台子,觉得恐慌,太难为情,想回到台下,但见台下沸水一般,又只好在台上张望,动作显得很木讷。也有一些露出纯粹的解脱感,仿佛劫难余生,一个个像落海漂泊的人,漂流无望时忽然得了一方岛屿。
    其中一个妇女还抱了一个孩子。从她脸上的表情、蓬乱的头发和被汗水湿透了的布衫,可以想象得出,在此之前,她在人潮中是如何受难,如何挣扎,又如何保护她的孩子。她都快要哭了。她赶紧放下那一直被紧抱在怀里的孩子。那孩子下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台口撒尿,就像跑到厕所前撒尿一样。不知是出于顽童的心理,还是出于对刚才受挤的报复,或许是出于解放后的高兴?他把腹部狠狠地朝前挺去,弯了双膝,憋足了劲,在明亮的灯光下尿成了一个大弧度。台下的人躲闪着,引起又一次大的波动。这孩子“咯咯”地乐。
    三叉河镇文化站站长余佩璋和三叉河镇民兵干事秦启昌秦秃子开始上台维持秩序。余佩璋常年患空洞性肺结核,又狠命抽烟,还经常写本子和排练节目熬夜,因此脸色苍白如纸,嘴唇发乌。他的嘴生来就大,人一消瘦,嘴显得更大。他张开大嘴叫嚷着,仿佛要把那些人都吞进肚里去。他不停地挥着拳骂人。然而,他的叫喊毫无作用。
    秦启昌的脑袋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他本不是秃子,是一天夜里起来,突然变成秃子的。他站在台口,像民兵训练时那样命令人们安静下来。平素,他的个头大(他又叫秦大马),他的威严神态以及他的职务让人产生恐惧感,是足以让所有乡民感到一种威慑力量的。然而,现在的乡民们是陷在一种他们自己根本无法控制的混乱中(群体的混乱是被一种盲目的力量所推动的),秦启昌秦秃子秦大马的叫喊声也无济于事。这使他的权威感严重受挫,本来就长的脸拉得更长了。那样子让人觉得他恨不能跑回武装部队抓来一支枪,然后朝人群头上的天空鸣放。后来,他让镇上的两个民兵扭走了两个跟着八蛋起哄的小子,关进了三叉河中学的一间黑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