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新书推荐
新书推荐

【第三期】舞男

发布时间:2016-10-08 作者: 来源:

舞男

  • 定价: ¥37 元
  • ISBN:9787532160174
  • 开 本:16开平装

 

导语

    大家叫他舞师。叫他杨老师。 
    楼梯口的小黑板上写了白字,他的名字是“杨东”。 
    “杨东/国标舞、拉丁舞/每周下午六点到八点。” 
    女人们背后叫他“东东”。 
    我也学会了:东东是东西的发嗲的叫法。“小东东”“坏东东” 
    “不知是什么东东”…… 
    我说过女人归有钞票的男人,这话我收回,男人也归有钞票的女人。 
    管他男人女人,只要有钞票,这个世界一向就这点出息…… 
    严歌苓新作《舞男》讲述一场穿越在豪奢的上流社会和无望的底层之间的三角爱恋,洞烛世间幽微而不可捉摸的人性。

内容提要

    《舞男》是著名作家严歌苓的最新长篇。小说写了上海滩舞场里的一个舞先生杨东,在陪舞的生涯中偶然邂逅了中年精英白领蓓蓓,地位悬殊、文化背景悬殊、年龄悬殊的两个男女,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演绎了一场曲折生姿、柳暗花明的情感大戏。小说在最豪奢的上流社会和最无望的底层之间穿越,深刻折射了人性的两极和幽微,具有浓郁的海派风情。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好莱坞专业编剧。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0年入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攻读写作硕士学位。严歌苓二十岁时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创作了《少女小渔》《天浴》《扶桑》《人寰》《白蛇》《一个女人的史诗》《第九个寡妇》《小姨多鹤》《赴宴者》《霜降》等一系列优秀的文学作品。她的作品充满鲜活的生命力,具有强烈的故事性、画面性,其生动流畅的语言,细腻准确的描写,引起了海内外读者的广泛关注,深受各界好评。

目录

正文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看见张蓓蓓进来了。杨东在我后面看见了她。此刻中年女生们已经退场。好在她们知道斤两,舞跳成那样不能在晚上的舞场现世。还有,她们之所以做丈夫的定心丸,也是因为守财奴的美德,宁愿跳下午一点的茶场,最奢华也不过跳下午四点到晚上八点的香槟场,一百元一张门票。比之晚场两百元门票,再加六百七百八百买个舞男,她们是怎样也想不开的。一百元跟东东跳个香槟场,再小吃他一点豆腐,满足了呀。
    杨东坐在舞池边上,看着四十多岁的张总来到长廊桌子前坐下,二郎腿架得十分丈夫。生意做到舞厅里来了。一边打电话一边四周看,想看哪个waiter眼力价好,注意到了她。眼力价最好的就是温经理。他拿起酒水单,等着女老总电话通完。好了,蓓蓓挂了电话,他爱犬一般撒欢地扑上去。
    温经理告诉蓓蓓,叶老师已经来了,好像在后面换衣服。张蓓蓓点了一瓶苏打水,漫不经意地看看表。叶老师和她都准时。这次没有看见蓓蓓的两个闺蜜。她们每回来都是蓓蓓结账。看来蓓蓓也肯把自己当竹杠给人敲。舞池里慢慢填满人。一个四十八九岁的女人此刻进来。不是一个人,随从一大帮。女人很瘦小,五尺高最多了,于是四肢的效率高过一般人,动作快得有点抽筋。引人注目的是她个个手指头上都戴了戒指。好在她一只手只有五个指头,假如有第六个,那也要用钻石去打扮的。说话听不见她声音,只见两手流星。随从叫她滕太。看去不是大陆货。
    蓓蓓看着这个戴了半个首饰店的瘦女人。温经理到她身边去了。温经理狗鼻子,人家账户里的数位他闻得出似的。跟腾太讲了几分钟,不知何故,两人都向蓓蓓看过来。蓓蓓掉转开脸,不要做他们的谈资。就算一份谈资也是见得人的:美国留学十年,房产国内国外十来处,自己养活自己,养活爹妈,养得还很华贵。这一点她心里硬气,同时也有点儿虚:女人靠自己致富?残了一半了。
    做女人方面,腾太比张蓓蓓胜一筹。丈夫就是她的公司:丈夫的大把进项就是她的进项,想如何开销便如何开销,买浪漫买欢爱这年头有钱怕买不来?
    蓓蓓摘下眼镜。看近处需要眼镜,看远处需要摘下眼镜。这个岁数麻烦一天天多起来。温经理带来个精瘦男子,背头铮亮,黑绸子衬衫挂在衣架上一般。叶福涛头一眼看是镖局的杀手,再一眼是上海滩的白相人。
    蓓蓓也认识叶大师,看过他来舞厅表演的盛况。他一个生日一般要过五六天,不然女学生们孝敬不过来。去年生日蓓蓓领教过,两排舞男舞女加中老年学生列队欢迎,叶大师直挺挺一根旗杆,丝绸衬衫就是一面黑旗飘过人脸的甬道。蛋糕十层宝塔,某个阔太太专门为他定制。此刻蓓蓓见温经理在叶福涛和腾太之间两头忙,好像他们的中国话还需要他翻译。蓓蓓又看看手表。这个见面礼介绍仪式该结束了吧?那帮随从也一一握了手。蓓蓓喝一口苏打,一嘴气泡沸沸的。
    身边来了个人。
    “张总!……”
    张蓓蓓看见温经理的笑脸就晓得出变故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叶大师今天的辰光已经被约掉了!我不晓得!他通知我太晚,所以我没有来得及通知您张总!”
    温经理整个脸搁在一耳掴子的最佳击打距离内,任打任啐。张蓓蓓有点儿想拿起桌上的苏打瓶子,不过总不能往温经理脸上砸,那张脸比他人还累,实在不容易。她喉咙低沉,脸上的肉有些横,哦…她从温经理面前转过脸,看着叶大师接过腾太的随从上供的一杯果汁。叶大师从不沾酒,镖局杀手也要好习惯来滋养的。
    蓓蓓把脸转给温经理。不是上礼拜就约好了吗?你们这是有名的老舞厅,怎么这样擦烂污?!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的律师行专门跟不讲诚信的人打官司……这些话是我从她心里看到的。她一开口,我意外了。这个女人有点儿德行。她说都是因为钱;想要涨价,没问题啊,明说嘛。能不能问一下,那位太太付叶老师多少?温经理害怕地往后缩。温经理你怕什么?明说吧。市场竞争嘛,热门货价钱浮动是自然的。温经理张开两只巴掌。一千块。比蓓蓓原定的价多两百。两百就卖掉诚信。蓓蓓叫温经理去舞池告诉叶大师,她不同意改动时间,价钱呢,十根手指,再翻一翻。温经理为难得一张脸又笑又哭。温经理你得两百回扣。蓓蓓把回扣的两张钞票往温经理跟前一推。
    P9-11